公立医院兼职制度要来了,医师自由执业进入倒计时!

2018-07-10   文章来源:基层医师公社    点击量:118 我要说

随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组建,医疗行业发生了很多大变革。近期,让我们感受最深的,就是卫生职能重组后社会办医迎来的一系列大利好政策。

其实在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大背景下,无论是社会资本还是在职医生都蠢蠢欲动,那么国家对社会办医的准入会放开到什么程度?影响医师自由流动的壁垒将何时打破?

下面笔者针对大家比较关心的两个话题和大家一起探讨下:

社会办医大利好政策接踵而来

我们先一起回顾下,截止到6月底,社会办医都有哪些利好政策:

1.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限制,开办中医诊所审批改为备案

截止到目前,在社会办医方面,国家对举办诊所的放开力度是最大的,且明确规定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中医诊所可实行备案制。

2.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两证合一”

今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医师审批工作的通知》,文件提到举办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的,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不再核发《设置医疗机构批准书》,仅在执业登记时发放《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将医疗机构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两证合一” 。

3.第三方医疗服务中心可以承包医院对口服务

截止到去年年底,前卫计委已经制定了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康复医疗中心等十类独立设置机构基本标准及管理规范。

今年,卫健委又下发文件准许在保障医疗质量安全的前提下,医疗机构可以委托独立设置的医学检验实验室、病理诊断中心、医学影像诊断中心、医疗消毒供应中心或者有条件的其他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病理诊断、医学影像、医疗消毒供应等服务。

4.上海先行全科诊所备案制

6月,上海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上海市关于加快发展健康服务业的若干意见》,该意见即将正式向社会发布。据透露,该文件放宽社会办医疗机构规划限制,先行放开100张床位及以上的社会办医疗机构、全科诊所和中医诊所规划限制。

5.简化诊所审批

今年6月,据健康报报道,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改善医疗服务·高端访谈上透露,鼓励诊所发展的相关文件正在征求意见,鼓励医生全职或兼职开诊所,简化审批手续。

“放管服”改革下,社会办医将迎来红利期

国家对于社会办医政策的放开,看起来可能是零零散散的举措,但其实都有据可循,这些改革的福利都得益于两个政策。

一个是国家对医疗领域坚持“放管服”的方针,既对社会办医简化审批,更注重事中事后的监管,从而优化医疗服务;

一个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的进一步落实。

截止到目前为止,全国共有黑龙江、河北、广州、甘肃、福建、陕西、湖北等十余省发布了“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实施方案”,这些方案都在拓展多层次化、多样化的医疗服务中,都一致性地鼓励全科医疗服务、加快发展专业化服务、全面发展中医药服务;在进步扩大市场开放方面,都提到了放宽市场准入、简化审批。

所以无论是现有政策对社会办医的支持,还是以后进一步的放开,都是围绕着这几个方面。

总体来看全科诊所、专科医疗机构、中医药服务在医疗市场上会更有优势,而社会办医的审批会越来越简化。

容错机制将建立,鼓励行政审批制度大展拳脚

虽然说,顶层设计是支持各级卫生计生部门在医疗机构审批过程中大胆尝试,敢于探索,来激发医疗卫生领域活力,但各地真正实施起来,因无经验,生怕出错,继而出现了畏手畏脚的观望、谨慎状态。

比如去年,某地想实施打破“一村一室”的卫生规划限制的方案,旨在打破规划限制,鼓励有资质的医师开办村卫生室,而把竞争交由市场。这本来是一件大家都认可的好事,但最终由于压力太大,怕出现问题,所以实施不下去。

所以在医疗机构审批上应该给予各级卫生计生部门更多的保障,让他们敢去创新,敢于放开手脚去做。

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下发了《关于优化营商环境全面深化卫生计生系统“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就对其对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敢于创新、主动作为和敢于作为的行为保驾护航。

《意见》提到:自治区卫生计生委将探索建立卫生计生行政审批领域容错纠错机制,对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创新中因缺乏经验、先行先试出现的失误错误,对在优化营商环境、全面深化卫生计生领域“放管服”改革中尚无明确限制的探索性试验中出现的问题,予以认真总结和审视,鼓励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敢于创新、主动作为和敢于作为。

从字面上来看这个机制“容错纠错机制”就很令人欣慰,也就是机构审批上因为无经验出现的错误是能被包容的,出现错误注重纠正,而不是过多的追责。

该机制如果正式建立、实施,那无疑会推动广西各级卫生计生部门对审批领域大胆尝试,也给全国开个了好头。

医院建立全职、兼职制度,医师自由流动进入倒计时

目前虽然在社会办医的审批环节上我们看到了希望,可是,如果要让医师自由流动,单有多样化的医疗机构是不够的,还要给医师松绑。

只有医师可以自由开办医疗机构、自由多点执业了,我国的医疗改革才能上升到另一个新高度。

就拿在职医师开办诊所这件事情来说,顶层设计虽然是放开了,但是到地方却不好执行,主要原因就是理不清行政部门执业注册管理与医疗机构人事管理的边界。

如医院给医师开工资、上保险、发福利,但是医师却把一半时间花费在了自己的诊所上面,那么医院一定是不愿意的,卫生部门也是不支持的,所以医师与医院的人事关系不梳理清楚,医师很难流动开。

有业内专家预测,下一步国家将对加大力度,来鼓励公立医院完善医务人员全职、兼职制度,医师个人将以合同(协议)为依据,在多个机构执业。

近期,广州市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广州市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实施方案》也提到,“允许兼职执业医师开办诊所(含中医),鼓励兼职执业护士开办护理机构”,这也验证了医师兼职制度的来临。

且国家也有相关规定:在社会办医疗机构稳定执业的兼职医务人员,合同(协议)期内可代表该机构参加各类学术活动,本人可按规定参加职称评审,大家也不用担心兼职后会影响自己的职业发展。

很多人认为医师自由执业离我们很远,其实已经很近。

6月28日,国务院召开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电视电话会议上,总理就提到“持续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和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创新和完善事中事后监管,提高政府服务效能”。

且贯彻“放管服”改革的相关部署,今年也被列入2018年国务院大督查的重点内容,所以接下来医疗圈内将涌现一批简政放权的的好政策。

随着公立医院建立完善医务人员全职、兼职制度的建立,中国医师自由执业将进入倒计时阶段。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