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妻子的自述:嫁给医生20年

2015-01-01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梁小燕 点击量:1711   我要说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与先生的认识完全是“媒妁之言”。

  听介绍人说了个大概之后,我就与单位一位老大姐去“偷睇(看)”他。进了医院,装作要看病的样子问人:某某医生在哪?

  当走近目标,看得真切时,却不禁大失所望:一个大口罩把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只剩下得分不高的一双小眼睛,身材也就是一米六几吧,一点高大威猛英俊潇洒的形象都没有。

  回到家里,妈妈问我:“怎么样?”我说:一穿上高跟鞋,我就比他高了。“那他始终还是比你高啊,那不就行了吗?”

  妈妈的口气,恨不得明天就把我嫁出去,好空出一个房间来(那时住房紧张)。见我还在举棋不定,爸爸和一些亲友帮腔道:嫁给医生好啊,家人有什么头晕身热,方便自己呢!时下三件宝“医生、司机、猪肉佬”,医生可是排在首位的。就这样,当初凭着媒妁之言,加上父母之命,当然还有自己的心甘情愿,我嫁给医生为妻。

  那个年代,人的思想还没有现在那么复杂,婚姻的天平不会有一个又一个的砝码。我只觉得我先生人老实,对我好,又有一门技术,再说,读了几年大学的人,素质自然比一般人高,就这么简单,两个人走进围城不知不觉已经二十年了。

  这么多年,我没有统计过丈夫治好了多少病人,家里的客厅也没有挂着“华佗再世、妙手回春”之类的锦旗。可是,他的形象在我心目中是高大的。曾有朋友告诉我:母亲病了很久,吃了很多药都没什么效果,是你先生开几剂药给她吃,很快就好了(在此并不是想替自己老公卖广告)。医生可以解除别人的痛苦,我一直为丈夫的医生职业感到自豪!

  我们常常说要多做好事,多帮助别人,但相比无私奉献的医生,我们是微不足道的。作为一个医生的妻子,对“施比受有福”这句话很有体会。要做好一个医生的妻子,在选择这个崇高职业者做伴侣时,自己的境界就应该被同化。

  要耐得住寂寞。医生要上夜班,要经常加班,节假日还要随时出诊。在谈恋爱时,浪漫就常常因病患者的召唤而中止;结婚怀孕后,自己就要挺着大肚子应付一切。当时,我一个孕妇就经常从五楼的家里下去倒垃圾,再顺便去柴房提一桶煤球上去。当孩子出生后,我们一家子搬出来住,生活的烦恼不可避免地出现。他值夜班了,稚儿弱妇独自在家很是害怕,但怕归怕,用手电筒照过床底后,我抱着孩子一样睡去。

  那时候,通讯不像现在如此发达,孩子有什么不舒服,即使有个医生丈夫,同样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有时候,自然会心中有怨气。但最后,我还是理解的。

  “医者父母心”,丈夫从事的工作是为普罗大众服务,“大家”和“小家”比,当然是“大家”重要啦!后来,我也做起半个医生了,把一些常用药的用量记下来,遇到一些小问题自己也可以解决了。

  再有,要学会享受孤独。我笑过先生:什么时候我们手拉着手去散步?不过,与其羡慕别人的卿卿我我,倒不如自我调节。因为医生工作的特殊,不可能那么有规律地把日子过得如诗如画。所以,我已经习惯了独处,听听音乐,看看报纸,上上网,日子一样过得充实。也许,有人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平淡,但平淡是福啊!做医生的妻子要有任劳任怨的精神,家务要多做,就当是运动吧!另外,要准备神经衰弱,睡到半夜可能会被医院或病人的电话吵醒。当他通宵去参加急救后回到家里倒头大睡时,你要轻轻地关好门,尽显体贴贤淑本色。你做这一切都是有回报的,每当有人赞你养颜有方时,一定有另一句:老公做医生,当然会保养啦!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