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冒犯的“夜班之神”

2015-01-09   文章来源:杭州乐医帮、医疗圈那点儿事   作者:王昌 点击量:3866 我要说

  值夜班,洋气的叫法是on call——是医生护士这个行业里最累人的,没有之一。

  天黑,万物寂静。本该是睡觉休息的时间。夜班却违逆天性,让我们日出而作,日落不息。从夜班开始,就恨不得时间过得飞快。时钟的长短脚赶紧摆到次日八点,兄弟姐妹们快来交班。

  下夜班,那是个很悲壮的事情。逆着清晨上班的人流,顶着熊猫般黑眼圈,挂着铁青的面色,形容枯槁满身疲惫,拖着脚步离开医院。仿佛一个孤胆英雄,支身与敌人浴血混战。眼瞅着就要弹尽粮绝,总算迎来了大部队的支援。然后累倒在战友的怀里,气若游丝吐出几个字“俺没有辜负组织,俺把夜班上完了”。

  “好”夜班都是一觉到天亮,“不好”的夜班却各有不同。好逸恶劳乃人之本性,至少我等凡人俗胚是巴不得太平无事。当然也有希望在夜班里通过各种病例来增加临床经验的大神。面对那些学霸,我只能弱弱地说:“牛人,我的夜班,您能帮我上了么?”

  长期而来,各医院里就流传着关于“夜班之神”的各种段子。所谓“夜班之神”,就是:顺我者安安耽耽,逆我者忙给你看。令人惊奇的是,天南地北的交流下来,规则基本一个套路。“夜班之神”,也许是饱受夜班之苦的医护们苦中作乐的一种游戏吧……

  “嘿!小子,不要犯了忌讳!”

  夜里十一点。病房里患者和家属鼾声此起彼伏。监护仪上的心电血氧也十分争气,不声不响。真是一片祥和之气。我嚼着满口的雪菜肉丝面,嘟哝地说了句:“今晚的夜班真空!”。话音刚落,马上遭到护士们粉拳暴打。大家教训我:“嘿!小子,不要犯了忌讳,夜班不能说空。赶紧呸了。”可话已出口,来不及了。就在这时,急诊电话紧接而至 。急诊前台说要送一个危重患者到病房,让我们准备好接驾。电话一放下,护士妹子们纷纷埋怨我:“刘二,都怪你!让你说空!瞧瞧,现世报!罚你明儿请我们吃好吃的。”我吐了吐舌,心想“这忌讳下次可不能再犯了。得了便宜还卖乖,果然遭雷劈。”还好护士妹子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责备着我,手上的活儿可不耽误。整床铺被,氧气监护,准备得妥妥当当。

  夜班里不说“不忙”,是科室里约定俗成的规矩。即使真是闲的抠脚打瞌睡,也只能偷着乐,千万别嘴上嘚瑟,以免招惹了“夜班之神”,引得天怒人怨。

  有些病房在安排床位上比较讲究。病房号床号,逢四就跳过。“四”和“死”谐音。在医院里也算个忌讳。查房的时候查过了103就直接105了。我觉得这个想法挺好,虽说没有啥科学依据,至少避免了给大家心头添堵。患者在疾病状态本身容易敏感和低落。要是住了14床,不自觉就会想到“要死”。如果正好遇上对这方面有顾虑的,心里不免要犯嘀咕。给他们分配吉利的号码,也算是心灵上的鼓励和支持了,毛病估计也能好的快些。

  还有外科的夜班忌讳穿红衣,觉得容易见血。有些外科医生特别相信感觉。冬至和清明尽量少排择期手术。抢救室门口不摆盆栽,怕挂彩。还有病房里不放苹果,怕“病故”。诸如此类。每个科室都有那么些小忌讳。既然有这么个念想,做做也不算难事。大家通常选择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多是入乡随俗地从了吧。

  “夜班之神”喜欢虐“菜鸟”

  回忆起人生里的第一个夜班,至今难忘!打太阳落山,走马灯似的来了三个心肌梗死的患者。其中一位还伴发了肠系膜动脉栓塞,急得我抓耳挠腮。半夜里给二唤老师打电话求救了好几趟。寒冷的冬夜里把人家从暖被窝里往外拖,真是对不住啊。二唤老师听了我的呼救,立刻就来了。一瞧这满屋子的危重情况。老师忍不住问我:“小刘,你这是第几次夜班了?”我羞愧地说:“第一次”。二唤老师立刻了然于心:“怪不得了,第一个夜班都是这样的,熟悉了就好”。那个班,我没闭过眼。即使休息,也就板凳上坐会儿盯着监护仪上那些随时可能连成串的室性早搏。

  毕业后到工作单位的第一个夜班,那也是惊心动魄。“夜班之神”狠狠地虐了我这个新人。白天里啥情况都没有。到了夜里居然连着五个患者发急性左心衰。还有个老爷子吃了汤圆噎住了。护士妹子更是忙的马不停蹄,连连说我“晦气”。第二天交班,主任特别提早到科里来关心我的“处女班”上的咋样。听说我忙得火烧屁股,主任作为过来人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第一个班,都这样,上过几个就好了。”

  还真是奇了,这种忙乱大概持续了三个月。不知道是工作流程熟悉了呢,还是“夜班之神”体恤,总之慢慢就好起来了。夜班里有些时候还能读点书,整整病历资料,然后坦然睡觉。

  后来科里来新人,也经历了这一过程。每当看着新同事记交班本记得手酸的时候,我都会学着主任的样子,拍着他们的肩膀说:“没事,哥就是这么挺过来的,“夜班之神”都欺生!”

  “找个运气好的哥们换个班”

  我还特别请教了前辈们。如果夜班“晦气”怎么破?得到的回答归纳如下:

  1. 哪天空了到灵隐寺烧个香,让菩萨保佑保佑。(这个回答基本是万金油。考试怕不过,求菩萨。找不到媳妇,求菩萨。夜班想不起夜,也求菩萨。)

  2. 多请我们吃饭,攒攒人品。人品好了,自然夜班就顺利了。(蹭饭就直说,整这些有的没的做啥)

  3. 找老刘换个班。他夜班挺顺。换了班,你就不晦了。(我也想,可人家老刘不肯咋办)

  4. 这样吧,安排你和科里小李护士搭班。她长得五大三粗,一看就八字重。夜班肯定能镇住那些个魑魅魍魉。(护士长,能排个软妹子和我搭夜班么?再忙我也不抱怨了)

  夜班那些不能说的小秘密。外人听起来,一定会觉得好荒唐。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儿啊,居然会信这些玩意。

  夜班的辛苦和煎熬,只有医生和护士才解其中滋味。那些藏在深夜里的焦虑和烦躁,那些和睡眠需求做斗争的抵抗,那些被值班铃声惊醒的心悸不适……这是一份靠意志和信念才能坚持的工作。想起了一个同学和我描述的语句:“在那种无助里,不管他是马克思理论、科学主义,还是玉皇大帝,观音狐仙。谁能让我从苦难里出来,我就信谁。”

  其实,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小秘密,当做心理安慰也好;这些“传说中”的忌讳,当做段子一笑了之也行。以前的我,总嚷嚷着有一天非要离了这夜班;现在的我,真的脱了白大褂,不用再拜这“夜班之神”了,却发现心里满满失落……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