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Spine颈椎创伤与退变学习班在天津成功召开

2018-08-19 文章来源: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骨科 点击量:137   我要说


会场照片

值此医师节到来之际,骨科医生也以别样方式庆祝佳节。由AO脊柱中国理事会主办的“AOSpine颈椎创伤与退变学习班”于2018年8月18-19日在天津科技工作者之家召开。本次会议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孙宇教授和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冯世庆教授担任大会主席,并邀请到国内外知名脊柱外科专家担任讲师共同讲授脊柱外科理论,相关手术技术以及讨论疑难病例等。同时,本次会议也在网络全程实时直播,为更多的年轻医生提供学习的机会。


授课专家

开幕式上,孙宇教授对与会授课专家及学员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孙宇教授提到本次学习班是AOSpine进入中国以来第一次在天津组织召开,这与天津骨科的进步和AOSpine组织的发展密切相关。随后孙宇教授对与会讲师逐一介绍: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Fangyi Zhang教授、韩国辅仁大学Jong-Beom Park教授、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陈华江教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李峰教授、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罗卓荆教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宋跃明教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王圣林教授、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伍骥教授、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袁文教授、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周非非教授、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朱庆三教授、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宁广智教授以及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雪原教授。本次学习班共邀请到15位来自国内的授课讲师,阵容十分强大。

孙宇教授致辞

冯世庆教授为大家介绍了AOSPine的历史发展及组织架构。冯世庆教授介绍了AO国际内固定研究学会成立于1958年,经过将近50年的艰苦努力,AO从当初的几位临床医师发展成为现在集科研、发展、临床资料收集和教育为一体的国际综合性学术组织。为了更好地进行脊柱外科的工作,AO在2000年成立了脊柱专家组,2003年初,在AO脊柱专家组的基础上成立了AO国际脊柱学会,AOSpine中国理事会也在同年成立,在AO的组织框架内专门从事脊柱外科学的科研、发展、临床资料收集和教育工作。旨在通过其理论、操作的培训,使全世界脊柱和创伤骨科医生接受并使用先进的治疗概念和理论,不断改善肌肉骨骼系统疾患治疗的临床效果。冯世庆教授也对各位与会专家学者来到天津表示热烈的欢迎,希望大家在天津度过充实愉快的周末。


冯世庆教授致辞

颈脊髓损伤的急救、评估及基础治疗

开幕式后,学习班第一专题“颈脊髓损伤的急救、评估及基础治疗”正式开始。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周非非教授为大家讲解了“颈脊髓损伤院前急救、转运和影像学检查评估”相关理念和知识。周非非教授用生动的例子强调了脊髓损伤急救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颈脊髓损伤的治疗从受伤当时就应该开始,而目前很多对患者在抵达医院接受专业救治之前的院前急救并不规范。根据指南,损伤一旦发生应第一时间制动,避免神经二次损伤,有研究指出3-25%的损伤来源于损伤后转运和早期处理,应注意维持脊柱生理位置,固定姿势,轴向翻身,并关注制动伴随的并发症风险。影像学的评估也应根据患者的症状程度以及损伤具体情况选择合适的检查方式。随后周非非教授又针对“颈脊髓损伤严重性评估”专题进行了讲解,特别是ASIA评分的应用为损伤评估提供了较好的稳定性,其中重点信息采集的标注提示等方面也临床实践中不断改进。当然针对脊髓损伤的各种专业量表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和改善。

脊髓损伤之后,不恰当的诊疗方式以及不科学的康复手段会对患者预后造成严重影响。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的李锋教授在题为“颈脊髓损伤预后相关因素、康复及结果评估”中介绍到,在脊髓损伤之后可采用截瘫指数法、Frankel法以及ASIA分级等系统性评估患者损伤后运动、感觉及自主神经功能,并密切关注脊髓损伤类型、损伤程度包括是否完全性损伤、有无伴随症状、患者年龄以及手术时间等影响预后的相关因素,及时采取必要的手术方式、合理的药物治疗以及科学的康复锻炼等综合性手段,尽可能减少损伤后不利因素,从而一定程度上改善脊髓损伤患者的预后疗效。

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冯世庆教授针对“急性颈脊髓损伤的药物治疗”进行了介绍,冯世庆教授提到脊髓损伤作为一种高发病率、高致残率、高致死率以及并发症多的中枢神经系统创伤性疾病,无论是手术、药物、康复等治疗方案均无法取得令人满意的疗效,但药物治疗作为一种相对最稳妥、最安全以及最可控的疗法,在急诊、系统、疼痛及并发症管理等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提出科学系统的药物治疗配合手术、康复等手段,并结合科学的细胞移植疗法,可有效减少继发性脊髓损伤,促进患者损伤后恢复。

来自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的朱庆三教授以"颈椎骨折脱位的早期闭合复位"为主题进行讲解,在颈椎骨折脱位的治疗中,早期闭合复位仍是一个重要步骤,朱庆三教授结合目前国际和国内指南对闭合复位的颅骨牵引重量、闭合复位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闭合复位的影响因素及闭合复位并发症进行了全面的讲解,并重点讨论了MRI/CT对闭合复位的指导,清醒/全麻下闭合复位,关节突交锁的成因及复位的生物力学分析和骨折脱位类型对闭合复位的影响,让学员们对颈椎骨折脱位早期闭合复位的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脊髓损伤后往往会并发呼吸功能障碍。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雪原教授给大家带来了题为“脊髓损伤与机械通气”的讲课。雪原教授主要从颈脊髓损伤对呼吸的影响,机械通气和气管切开的适应证、禁忌症、优势及注意事项等几个方面进行了详细的介绍。随后对颈脊髓损伤后气管切开适应证和时机如何选择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探讨,并就如何帮助危重患者早日安全脱机推荐了机械通气的相关参数和患者体位等临床经验。

颈脊柱脊髓损伤的手术治疗及其并发症

随后会议进入第二专题“颈脊柱脊髓损伤的手术治疗及其并发症”。来自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的Fangyi Zhang教授讲解了“下颈椎前路手术相关解剖学基础”。对手术入路过程中涉及的肌肉、筋膜、脏器、血管以及神经等组织结构进行了详细地剖析,并就对手术入路左、右侧选择以及术中重要组织的保护进行了细致的分析,提出规范术前评估、熟练掌握解剖学基础以及科学的操作可提高手术疗效,减少术后并发症。解剖学是骨科手术重要的基础,对手术的入路以及手术方式的选择有极为重要的指导意义。

对严重下颈椎骨折脱位的治疗,其损伤分类是十分重要的。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孙宇教授带来了"颈椎与颈脊髓损伤的手术治疗原则"的讲座。孙宇教授首先介绍了严重下颈椎骨折脱位的分型,并着重讲解了AOSpine骨结构损伤分类及各型损伤相应的手术治疗方式选择,并点出了影响确定治疗策略的因素,提出了严重下颈椎骨折脱位的治疗选择及外科治疗策略。

颈椎与颈脊髓损伤手术如何选择?术后并发症又是如何处理?针对这些问题,来自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的袁文教授在“颈椎与颈脊髓损伤前路手术及术后并发症和处理”为题的讲课中为学员做了详细解答。袁文教授提到,治疗方案的选择应根据损伤形式、DCL状态及神经损伤等方面进行综合评估,并以多个具体病历的形式向大家介绍了颈前路手术的适应证及缺点,并对颈椎与颈脊髓损伤前路手术的常见并发症及相应处理进行了深入分析和讲解。了解了前路手术的相关知识,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雪原教授又以“颈椎与颈脊髓损伤后路手术及术后并发症和处理”为主题,首先对AOSpine颈椎手术指南中手术时机、术式选择原则以及术后并发症等方面进行了详细介绍,指出后路手术作为处理伴有后路结构破坏的颈椎损伤的一种重要手术方式,能够重塑脊柱的稳定性,但也可能导致术后感染、脑脊液漏等并发症,因而需要针对不同病例特点进行早期诊断、科学评估,选择科学合理的手术方式。

颈7胸1骨折脱位是一种特殊的颈椎骨折脱位,来自韩国辅仁大学的Jong-Beom Park教授在"颈7/胸1骨折脱位手术的治疗策略"为主题的讲座中,首先从流行病学及解剖结构等方面介绍了颈7/胸1骨折脱位的特殊性,随后通过具体病历讲解了颈7/胸1骨折脱位的治疗原则及预后,并对这种特殊的骨折脱位类型的手术、误诊的高风险进行了深入分析和详细探讨。

颈脊髓损伤的并发症往往会导致较高的死亡率,因此并发症尤其是全身并发症的预防和处理显得尤为重要。来自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的罗卓荆教授以“颈脊髓损伤的全身并发症及处理”为主题,为大家介绍近年来脊髓损伤发病率不断增高且呈现年轻化趋势,随之而来的并发症同样也是高死亡率和高花费的重要原因,故应把并发症作为脊髓损伤临床关注的重点。随后罗卓荆教授对颈脊髓损伤后的低血压、水电解质紊乱和深静脉血栓等常见全身并发症及具体应对处理措施进行了详细讲解。

特殊类型颈椎与颈脊髓损伤的诊断及治疗

下一环节的主题为“特殊类型颈椎与颈脊髓损伤的诊断及治疗”。 儿童由于其解剖的特殊性,不能用传统的成人颈脊髓损伤诊疗原则来处理。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的伍骥教授在题为“儿童颈椎与颈脊髓损伤的评估和治疗”的讲解中介绍了儿童颈椎的生理学、生物力学及流行病学等特点,诸如关节突关节浅、钝器性损伤比例高、好发于上颈椎且死亡率高等,随后伍骥教授提出儿童颈脊髓损伤应重点关注损伤后生命体征、神志、运动及感动等临床特征,并通过科学的影像学检查、合适的治疗方式,最大程度的促进损伤后恢复。

枕骨髁及枕颈交界区的骨折危险性高,同时也容易漏诊。来自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的Fangyi Zhang教授在"枕骨髁及枕颈交界区骨折"的讲解中,从枕颈交界区解剖结构、损伤的原因诊断及治疗对枕颈脱位进行了详细介绍,并对枕骨髁骨折及C1骨折的分型及其机制以及相应的治疗方式进行了充分讲解。

除了枕颈交界区,齿状突骨折也应引起重视,的手术治疗,针对这个问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王圣林教授带来了以“齿状突骨折的手术治疗”为主题的精彩授课。王圣林教授结合文献及临床案例介绍了齿状突骨折的分类以及如何针对不同骨折分类而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并对前路螺钉技术的适应证、技术要点及临床疗效等方面进行了深入讲解。作为齿状突骨折比较常见和重要的II型齿状突骨折,王教授对其手术治疗的选择及技术要点做出了详细介绍。

“Hangman骨折是指第二颈椎(枢椎)椎弓根骨折,又称创伤性枢椎滑脱”,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宁广智教授在题为“Hangman骨折的手术治疗”中说到,“临床上Hangman骨折占枢椎骨折的3%~13%,其治疗策略存在一定争议。”随后宁广智教授详细阐述了枢椎的解剖及作用机制及临床分型,之后重点讲解了Hangman骨折的治疗:保守治疗诸如Halo外固定架、颅骨牵引等适用于Levine-Edwards I型和部分稳定的II型骨折,而Levine-Edwards IIa型及III型骨折,推荐手术治疗;手术治疗时,依据具体的病情和骨折类型可选择前路植骨融合或后路钉棒内固定,或微创经皮治疗,各种方法适应症及操作规范的把握也为Hangman骨折提供了一种综合性诊疗方案。

还有一种特殊类型的颈脊髓损伤称为无影像学异常的颈脊髓损伤及无骨折脱位型颈脊髓损伤。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宋跃明教授所讲的"无影像学异常的颈脊髓损伤(CSCIWORA)与无骨折脱位型颈脊髓损伤(CSCIWOFD)的诊断、治疗和预后"中,对CSCIWORA流行病学、诊断、临床表现、影像学评估特点进行了介绍,并重点分析了该疾病X线、CT特点及MRI在诊断中的重要性,同时提到增强MRI对检查脊髓震荡的优势,体感诱发电位对该疾病敏感性较高,但不常规应用。治疗方面,非手术治疗适用于大部分患者,而手术治疗仍有争议,其目的在于解除脊髓压迫,重建颈椎稳定性。最后宋教授讲到,该疾病的预后与MRI脊髓损伤表现、初诊时神经状态、早期恢复情况及损伤范围等有关。

由于暴力产生的脊髓损伤往往合并多发伤,那么如何来处理颈脊髓损伤的多发伤呢?来自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的陈华江教授在“颈脊髓损伤合并多发伤的治疗策略”为主题的报告中为此做出了深入解答。陈华江教授从多发伤的致伤原因、定义、几种常见多发伤的特点进行了详细介绍,并提到可通过简略创伤量表(AIS)及创伤严重程度评分(ISS)对病人的多发伤损伤程度进行评估。而对于多发伤的处理,陈教授通过具体病历对合并创伤性湿肺、肺挫伤等几种常见多发伤的治疗策略进行了详细介绍。随后各位授课专家再次相继登台,围绕 “颅颈交界区解剖基础及手术方式选择”专题进行了充分细致的讲解及讨论。

随后各位授课专家再次相继登台,围绕 “颅颈交界区解剖基础及手术方式选择”专题进行了充分细致的讲解及讨论。

退变性颈脊髓病相关基础理论

第一天的学习班主要围绕脊柱创伤展开,而第二天则围绕退行性颈椎疾患的基础知识、诊疗规范、手术操作等内容为众多学员答疑解惑。第一个专题为“退变性颈脊髓病相关基础理论”。 颈脊髓病是一种由脊髓功能障碍引起的多种临床综合征,常由退变导致的椎管狭窄、脊髓型颈椎病等导致。来自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的陈华江教授在主题为"退变性颈脊髓病自然史特点"的讲解中对退变性颈脊髓病进行了详细讲解。陈华江教授从病因及病历特点、临床演变特点、加重因素及手术等方面进行了介绍。陈华江教授讲到退变性颈脊髓病个体差异较大,其进展因素主要与脊髓广泛压迫、病程长及节段不稳有关,同时强调,对于严重椎管狭窄、严重和/或长期持续症状的患者推荐手术治疗。

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完成和功能基因组学时代的到来,精准医学治疗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来自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的罗卓荆教授在“CSM/OPLL的基因多态性和易感性”中介绍了与OPLL发病相关的基因,其中,ApoE和BMp4多态性可能与CSM病人手术预后相关,与COLA1及COL11A2相关的SNP与OPLL在多个研究中关联,并在动物模型中得以验证。罗卓荆教授还提到现有的家族谱系为CSM/OPLL遗传易感性假说提供了充分的理论支持。

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总医院的伍骥教授带来了主题为“颈痛与颈椎病”的精彩演讲。颈痛是一种自限性疾病,约有10%的病例可转为慢性。伍骥教授从流行病学、影响因素、分类、临床症状、诊断以及治疗手段等对颈痛及颈椎病进行了全方面阐述,并指出针对颈椎病不同类型,应严格遵循诊疗原则,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

来自韩国辅仁大学的Jong-Beom Park教授讲授谈到了"从临床角度理解颈椎椎间融合技术的生物力学基础",从ACDF术后引起的ASD出发,讲解了颈椎的解剖学相关参数,通过对修复ASD的不同融合方式对颈椎椎间融合技术及其各自优势进行了探讨,同时Park教授对ALOD治疗的Upside-down及传统技术进行了详细讨论,带来了从临床角度对颈椎椎间融合技术的生物力学基础研究更深入的理解。

来自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的陈华江教授再次上台,进行了“颈椎后路固定技术的解剖学基础和选择要点”为主题的介绍。陈华江教授结合具体病历分别介绍了颈椎后路内固定系统,包括侧块螺钉系统、椎弓根螺钉系统及接骨板手术中解剖学特点,同时还提出应关注骨结构、骨性畸形、血管和颈神经等解剖学要点。在授课中,陈华江教授还提到3D打印和导航技术有助于提高手术的安全性。

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宁广智教授带来了题为“颈椎前路减压技术的解剖学依据”的精彩演讲。他指出需要根据不同解剖学基础的颈椎病类型选择最优的手术方式。前路手术基于入路简单、暴露良好、出血少、损伤小、融合率高等优点,可直接接触前方压迫,但也存在易损伤食道及喉返神经等结构。术者应该熟悉掌握相应的解剖学基础,尽可能减少并发症的发生。

颈椎病围手术期操作和疗效评价

随后诸位专家围绕“颈椎病围手术期操作和疗效评价”专题展开讲解讨论。由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孙宇教授在"退变性颈脊髓病的疗效评价"中提出,疗效评价一定是与病情评价密切相关的,并对脊髓功能评价的各种分级评定及分值评定法的优缺点进行了详细分析,对与症状相关的功能障碍的评价中疼痛程度的评价及生活功能障碍的评价方法也进行了具体讲解。对于影像学评价,孙宇教授提出了当代颈椎病外科治疗疗效评价的新趋势以及不同方法对患者生活质量改善主观评价的相关性进行了对比,最后对应用最广泛的退变性颈椎病各种疗效评价也加以总结。

颈椎手术入路的显露也有赖于熟练的解剖学基础。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雪原教授带来了题为“颈椎病后路显露要点:基于解剖学的经验”的精彩授课。雪原教授从体表标志、逐层解剖和解剖结构的损伤—损伤病理等三个方面进行了详细讲解,并与大家分享了对重要解剖结构或椎体定位等技巧和经验。

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周非非教授发表题为“多节段颈脊髓病的后路手术:颈椎椎管扩大成形术与椎板切除+固定融合术的比较”的精彩演讲。周非非教授指出,颈椎后路手术相对于前路手术具有操作少、手术时间短以及患者花费低等优点,但同时也可能导致门轴断裂等并发症的发生。随后周非非教授通过回顾文献详细阐述了颈椎椎管扩大成形术与椎板切除+固定融合术二者的优缺点及其适应症,并建议根据不同患者的病例特点选择最优的手术方式。

如何选择多节段颈脊髓病的前路手术术式,ACDF,ACCF还是Hybrid?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冯世庆教授在“多节段颈脊髓病的前路手术:ACDF、ACCF以及Hybrid的比较”为主题的授课中进行了详细解答。冯世庆教授分别介绍了ACDF,ACCF及Hybrid三种颈前路术式的特点与优势、局限性和术式改良等,通过近年来大量的临床研究结果对三种术式的疗效进行了详细比较,并介绍了三种术式的适应证及围术期操作。

随后,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王圣林教授带来了"病例讨论:多节段颈脊髓病"的讲座,通过4个在临床中遇到的实际病例,与骨科专家学者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各位专家学者各抒己见,对多节段颈脊髓病的手术入路选择以及手术节段进行了详细探讨,加深了对多节段颈脊髓病病人手术选择的认识。

关于多节段颈脊髓病术式的选择一直是争议的热点,最后来自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冯世庆教授在“多节段颈脊髓病术式选择的询证医学证据”为主题的授课中通过大量询证医学证据对前路与后路,融合与非融合,椎板成形术与椎板切除术等不同术式进行了比较,介绍了不同术式在JOA评分、再手术率、并发症等方面各自的优势与缺点,提示我们要根据患者的不同情况进行术式的选择。





专家发言照片合集

随着闭幕式上冯世庆教授对本次学习班的总结以及对所有与会讲师学员的衷心感谢,本次为期两天的学习班也落下帷幕。这次学习班旨在强化年轻医生及学者专业知识,并将之融入到日常临床工作中去,从而使患者受益。此次丰富多彩行之有效的AOSpine学术活动,为授课专家与学员提供了一个高水准、开放型的学术交流平台,同时也对我国颈椎创伤与退行性病变相关研究及临床工作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合影

欲知更多信息,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公众号查询:


分享到:
已有 0 条评论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